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暗骂一句,将耳朵凑到那死胖子房门上听了一会,也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于是我正准备走过去到老婆所在的房间那里,但是这个时候老婆那间房门开了,我慌忙闪到一旁又藏了起来。

    我偷偷地探出头,看见老婆一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还跟里面的人说“拜拜,一会谈完事我就回来,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螺蛳粉”

    我心中一惊,难道刚才那个死胖子不是老婆的奸夫杨子文?还是老婆房间里另有其人?不管了,先跟上老婆,看看她要去哪儿。

    我正准备跟着老婆,却看见之前那个死胖子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好像也是要去什么地方一样。

    跟我玩花样,我看你们怎么跟我玩?

    我冷“哼”一声,然后乘坐另外一部电梯下了楼。

    等我追出酒店大门,老婆已经不见了,那个死胖子也不见了。我慌忙拿出手机,手机上显示老婆位置的那个红点正在朝离酒店越来越远的地方快速移动,很显然老婆在车上。

    我马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

    “师傅,去哪儿呀?”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我问道。

    “上三环,朝南走,你走吧,我告你怎么走。”

    跟着地图上的导航走了半天,眼看都转悠了半个小时了,老婆那边还在快速移动着。北京的出租车起步价就贵,计价器跳的比啥都快,很快就一百多块出去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老婆的位置停在了一个大桥上。

    难道老婆和那个家伙在我不远处的大桥上站着?大晚上的这是出来吹风来了,玩这么浪漫要死啊?我心头怒骂着,然后让司机拐到那个大桥上。

    没想到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说道:“师傅,我不能上去,你还是自己走上去吧!”

    “什么?这距离大桥至少还有三四百米,你让我自己走上去?”我顿时怒了,人到衰处走到哪哪里有人欺负,酒店里保安和服务员欺负我,就连这出租车司机也欺负我。

    “不是师傅,我真的不能上去,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司机说道。

    我心头觉得怪异,难道这桥上有什么让司机师傅害怕的怪物不成?可是老婆所在的位置显示她就在桥上啊!

    我无可奈何,只好付了钱然后徒步向桥上跑去,还好大晚上的也不太能看得清,要不然大老远肯定就被老婆发现了。

    我一路小跑上了大桥后,累的气喘嘘嘘,人到三十,这体力不如当年年轻的时候了,这么点距离就累的我。

    但是当我抬起头看时,才恍然大悟出租车司机为什么不愿意上这个桥来,原来北京的堵车在这个桥上发挥的淋漓尽致,桥面上黑压压的都是车,并且纹丝不动。我这才意识到老婆其实并不是在这个桥上吹风来了,而是被堵在了这个桥上,我说她的位置怎半天没有一点移动。

    我心想这桥上堵的水泄不通,都这么长时间了,老婆会不会跟那个奸夫杨子文趁着这空档来个车震什么的,反正大晚上的,外面也看不见车里面的人在干什么,而且他们确实堵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个什么事可干,说不好真的在行那苟且之事。

    这么想着,我就有点惊讶老婆的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