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上的过道格外的黑,我抱着一大堆东西,虽然打着手电,却也看不清前面的路,一个人走着,不由的心里就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都说医院是个阴气极重的地方,白天人多压着还好点,一到晚上,上班的人都回去了,只留下几个值班医生和一些个体虚的病人,这妖魔鬼怪什么的,就容易出来作乱。

    我就听过不少这方面的故事,比如说有个年轻的小护士在医院里值班,晚上得去太平间那边一趟,回来的路上她提心吊胆,还好有个女人半路和她一起坐电梯,自地下负一层往上走。

    可能是心理作用,那天的电梯小护士总觉得慢,两个人站在电梯里一声不吭,小护士心里毛毛的,就想拉人一同说说话,便先开了口,“你知道吗?这个医院里有一个传说——”

    那个同行的女人并没有答话,只是抬起头微笑的看着她。

    这个微笑鼓励了小护士,她默认是那个女人鼓励她继续讲下去,便接着说道,“我听同事们说,医院晚上阴气重,经常有不干净的东西走动。”

    女人还是没有说话。

    但小护士并没有被女人的消极打击到,反而越讲越欢了。

    “但是呀,你也别怕,因为他们身上有个特别的标记,很好认的,就是胳膊上有一个红绳子系着。”

    “叮——”的一声,小护士话音刚落,电梯就停了下来,小护士还没来得及抬腿,就听见那女人说了一句——

    “你看,是不是这一根?”

    这个故事还是我许多年前听到过的,虽然内容一般,没有大篇幅恐怖的渲染,放到此刻却足以令我毛骨悚然。

    我还是快点走吧。这样想着,我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可今天这路,似乎有些长啊!

    我走了约摸有十分钟,却怎么都走不到电梯那去。

    我这是迷路了?

    那走楼梯口试试?

    我径直往前走去,可惜还是一直都走不到头。

    奇了怪了,这么点地方也能迷路?

    我思来想去,不得要领,只能原路返回。

    可走到一半时,我却觉得自己背后有一阵冷气刮过。

    是错觉吗?

    我安慰着自己,后背上的汗毛却不由的束了起来。

    可能……我遇上了鬼打墙?

    怎么办?

    我听老人说,鬼打墙很危险,一步不慎就很有可能直接被弄死。

    我不敢动了,站在原地楞楞的,像个傻蛋。

    背后冷气不断的涌上来,那种感觉,像极了七岁那年我贪玩溜进冷库,然后被锁在里面的感觉。

    身体越来越冷,到最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妈呀!难道我要死了吗?

    被鬼吹死?这死法有点清奇。

    两条腿已经完全没法动弹,我都有点佩服自己在这种时刻还能自我调侃了。

    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丁点的声音都会在脑海中无限的被放大。

    “滴答——滴答——”

    这是什么声音?握着扫帚的手心已经开始出汗,我想此刻我的两条腿应该抖的像筛糠一样。

    那声音越靠越近,我也抖的越来越厉害。

    一步一步,像落在我心上。

    妈呀!谁来救救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