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雷总,呜呜……”乔悦然还在哭着。

    “放开我老婆!”这时那个平头从地上爬起来,操起一把椅子就向我后背砸了过来。

    我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打中头部,我只感觉到一阵眩晕,伸手摸了一下后脑勺,却摸到满手的鲜血。

    “雷总、雷总,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乔悦然看见我满手是血,吓的大喊到。

    我操!我定了定神,然后一脚飞出,将那平头连人带椅子踹倒在地上,就在这时,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

    “都别动!谁报的警?”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我顿时吓的哆嗦了一下。

    “是我、是我!我报的警!”我慌忙说道。

    “警察同志,他强奸我,我老板是来救我的。”看到警察来了,乔悦然此刻也不害怕了,就大胆地说了出来。

    “我……我没有、没有!”平头还想狡辩,被两个警察冲上去控制住了。

    “乔悦然,你不给我干给这个老男人干啊?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爷爷出来就要了你们的命!”那平头被警察押着往外走,还不停地挣扎着并喊道。

    “你们两也跟我回所里做一下笔录。”一个警察跟我们说道。

    随后,我就和乔悦然一块去派出所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乔悦然给她男友打电话,约他出来分手,但是她男友叫她去他家里,说是他病了,没法出来。

    乔悦然考虑到马上就分手了,既然他生病了,就再去看看他。于是,这个傻姑娘就上了贼船。

    而且让人愤怒的是,乔悦然的男朋友不是一个人,还叫了两个猪朋狗友,想要轮了她。如果不是她机警,趁他们不注意,提前跑进房间,然后锁上了门,不然的话,说不定真的被他们得逞了!

    至于那两个人,砸了一会门,没将门砸开,怕将事情闹大,在我来之前已经溜了。

    妈的,那还是人吗?竟然做出这种事来。

    不过乔悦然没有被那个该死的平头强了,我的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从派出所出来后,我本来打算送乔悦然回家,可是她说她脸上有伤,不想回家被爸妈看到,于是我就带着她去快捷酒店开了一个大床房。

    给乔悦然开完房后,我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就准备回家。这个时候乔悦然拉住我的胳膊说道:“雷总,陪我待会,我害怕。”

    我能理解,一个小姑娘经过今天晚上的那种事情后的恐惧,可是我是个有妇之夫,跟一个小姑娘在酒店房间里孤男寡女的不太合适。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我还是说道:“好吧,那我陪你一会再走。”

    乔悦然在床上躺着,我在椅子上坐着,两个人刚开始无话,我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雷总,我浑身无力,你能帮我倒杯水吗?”乔悦然说道。

    “你等一下,我看看有没有热水。”我说着就站起身去看了看,快捷酒店里没有热水,可是我一般不太喜欢用那些酒店里的热水壶烧水,我总觉得那不太干净。

    “你等着,我记得大厅里服务台那里有热水器,我下去看看有没有热水啊!”我说着就下楼去了。

    到了楼下,吧台的服务员倒是很客气,给我倒了一杯热水,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上楼了。

    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却发现乔悦然已经睡着了,我轻轻地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正打算离开时,转头却看见乔悦然被撕破的上衣不知道怎回事那个口子扯的更大了,露出了雪白的酥胸。

    乔悦然别看身材那么好,可是这对胸至少也有C罩杯,而且在半遮半掩的状态下,显得更加的神秘河吸引人,我甚至看到了其中的一抹嫣红。

    我伸手准备拉过被子给乔悦然盖上,但是这个时候乔悦然却伸手拉住了我的手,“雷总,别走,我害怕,你陪陪我!”

    我看她的时候她好像还在睡觉,但是刚才的话清晰的回荡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清楚她是在说梦话还是借着睡觉在说实话。

    但是有一点,此刻我离她那雪白的酥胸更加的近了,所以我看的更加清晰,平头那小子也真狠,尽然把人家胸罩生生的扯断了。

    但是我这个时候身子呈倾斜状态,我的手被乔悦然抓着,能够感受到她手心的温暖和手指的丝滑,再加上我此刻上半身离得她的上半身很近,所以我能很清楚的看到睡着的乔悦然非常宁静动人的一面。

    我此刻想把手抽出来也不是,就那样趴着也不是,就在这时,乔悦然的身子翻了一下身子,由原来的侧睡变成了平躺。

    就是因为这么一下,乔悦然胸前被撕破的胸罩和衣服从她的身上滑了下去,完全露出了赤裸的胸部和雪白的上身。

    我的眼前就如同一早打开门,看到门外蒙蒙大雪覆盖了天地间一样,那种刺眼让我感觉到一阵眩晕,但是我却宁愿忍受着那份刺眼,眼睛也久久不愿离开那雪白的胴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